嗅覺異常 ,早晚吸一口玫瑰花香吧

by 陳 坤志
嗅覺異常

由於驚天動地的新冠疫情,門診出現很多平常少遇到的主訴: 味覺或者嗅覺異常。
雖然這樣的患者,這樣的疾病對我不算陌生,但剛好趁這個機會查查醫學資料庫,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的研究或者治療進展,對自己也有充電的效果。

其實嗅覺異常不算少見,根據統計美國40歲以上成人大約12.4%有每種程度的嗅覺失常,更有大約 3.2%嗅覺失靈(接近或完全沒嗅覺)。
嗅覺失靈可能在某些人身上沒有明顯不適,甚至在接受檢查之前都未曾發現自身嗅覺有問題,但是某些族群的嗅覺非常重要,比如廚師,消防員等。另外嗅覺/味覺失靈可能對人產生巨大的影響,古語常用食不知味描述一個人的悲慘,現實生活中,患者也可能因為嗅覺/味覺失常,沒辦法享受食物的美味而產生嚴重的沮喪情緒。

New chemosensory component in the U.S.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NHANES): first-year results for measured olfactory dysfunction.

先問自己幾個簡單的問題:
1.過去12個月曾經有過聞不到味道的經驗嗎?
2.現在的嗅覺能力跟過去的自己相比,變得更差了嗎?
3.會憑空聞到臭味,燒焦味嗎?
如果有那就可能有嗅覺的問題了。

那麼醫師會做什麼評估呢?
初步一定是詳細的病史,接觸史,職業史詢問。
比如說曾經頭部外傷,曾經接受過頭頸部的手術,放射線治療等。
是否有鼻塞,鼻過敏,鼻竇炎,鼻息肉等病史或症狀。
正在服用哪些藥物治療?因為某些藥物可能會改變味覺/嗅覺。
職業接觸粉塵,有機溶劑 也有可能導致嗅覺/味覺失常。
當然啦,目前大家聞之色變的新冠病毒也有嗅覺/味覺異常的症狀,這也是醫師會列入考量的點。
另外是否伴隨神經學症狀,比如頭痛,行為異常等,也需要注意,因為某些中樞性疾病,會以嗅覺/味覺異常表現。

接下來耳鼻喉科醫師會進行理學檢查,一些鼻科疾病比如鼻竇炎,鼻息肉,鼻過敏,或者嚴重的鼻中膈彎曲,下鼻甲肥厚等,都可能影響嗅覺表現,而這些大部分都可以藉由簡單的理學檢查診斷。
口腔,咽喉部位的檢查要看看有沒有腫瘤,感染,舌炎等,這些狀況都會影響我們的味覺,而且專業的醫師只要詳細的檢查過就可以初步診斷。
當然有些部位我們會搭配內視鏡檢查,做更詳細的評估。

目前也有一些檢查可以客觀評估一個人的味覺/嗅覺,甚至可以量化。
簡單來說就是以量化的氣味給予受測者,以規則化的方式給受測者聞,根據聞得到氣味的最低濃度,可以來評估一個人的嗅覺好壞。但這類檢查目前只有部分醫學中心提供。

有些時候,特別是有外傷或者醫師懷疑腦部,頭部內的結構可能有問題的時候,會安排影像學檢查,比如說電腦斷層或者核磁共振。
但這裡必須要提一下,盲目地做影像學檢查是沒有幫忙的,曾經有一項回溯性報告,追蹤839位嗅覺異常病患,其中55位做了核磁共振,而只有0.8%異常。

The utility of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in the diagnostic evaluation of idiopathic olfactory loss.

另外必要時候也需要實驗室檢查,某些狀況比如自體免疫疾病,甲狀腺功能異常,維他命B12缺乏,肝腎功能異常,甚至重金屬中毒,都可能造成嗅覺/味覺改變。

那如何治療呢?

治療首先要找到可能的病因,想辦法去除病因
比如說可以治療現有的鼻過敏,鼻息肉,鼻竇炎等。
治療現有的感染症狀,比如說舌炎,口腔念珠菌,齒齦炎等。
另外肝腎功能,甲狀腺,重金屬等等都要找不同專科診治。

藥物方面,目前最紅的美國仙丹(這麼說是因為目前為止似乎只有類固醇對於治療新冠肺炎有比較正面的醫療報告,而奎寧似乎已經不值得期待了)在治療鼻內發炎進而影響到嗅覺的患者,有正面的效果,當然長期系統性使用類固醇存在副作用的風險,所以鼻內的類固醇噴劑是比較好的選擇。
另外若存在鼻竇炎,當然可以考慮使用2-3周的抗生素。

抗組織胺藥物對於治療鼻過敏而影響嗅覺的患者,有正面的效果。

茶鹼(THEOPHYLLINE)雖然是老藥,但是有一篇報告針對312名嗅覺失常患者,其中包含31%感染引起,31%鼻過敏引起,14%外傷引起,有大約50%的改善效果,但這篇研究並沒有真正的對照組,所以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證實。

鼻竇炎,鼻息肉患者接受手術之後,雖然在其他症狀的改善都有不錯的成功率,但是在嗅覺方面的成功率目前統計報告正反方的數據都有,一般來說手術改善嗅覺的成功與否,跟病患本身初始的疾病嚴重程度,以及術後能否積極使用藥物控制鼻過敏有關。

 Anosmia and chronic sinus disease.
Does olfactory function improve after endoscopic sinus surgery?

有點有趣的嗅覺訓練:
德國有一篇研究嘗試給患者每天早晚深深聞一次給予的氣味10秒鐘(包含玫瑰,檸檬,丁香,桉樹),持續 12周,約30%患者獲得改善。

Effects of olfactory training in patients with olfactory loss.

這麼有趣的事情當然有其他人接著做啦,其他的研究報告我就不附上索引了。

簡單列舉一篇,奧地利有一個研究顯示巴金森氏症同時具有嗅覺喪失的患者接受嗅覺訓練後,除了嗅覺功能,甚至認知功能也是可以改善的。
這太神奇了! 枯燥的醫學論文也是可以有趣的,看到這裡我自己都想早晚吸一口玫瑰花香了,起碼心情會變好啊!

girl sitting on grass smelling white petaled flower
Photo by Tetyana Kovyrina on Pexels.com
Recovery of Olfactory Function Induces Neuroplasticity Effects in Patients with Smell Loss

接下來講一下味覺異常,味覺的治療是非常挑戰性的,不過這類患者跟胃食道逆流的關聯性不小,可以嘗試給予胃食道逆流的治療,這部分目前研究不多(起碼我個人找不到),算是這篇文章作者個人臨床經驗。
但是這跟我自己的臨床經驗吻合,對於沒有特殊起因的味覺異常合併胃食道逆流的患者,我在臨床上給予胃食道逆流的治療藥物,常常能同時對於味覺異常有治療效果。

能夠支撐看到最後的各位,大家腦袋應該在發燙吧。
希望這篇文章能對各位有幫助。

0 留言

You may also like

您的鼓勵跟指教是我成長的動力

%d 位部落客按了讚: